谁有关于节日的小品? 最好有台词,会追加!~~~

举报
Name

节日最好是最近的,班级班会要用,麻烦各位。。。 我说有关节日的啊,什么清明 学雷峰那些节日的小品相声啊,有这个中心思想也行。。。。。。。。4月1日不有个愚人节吗?也可以关于不要过分欺骗他人的小品啊,7日是世界卫生日,也可以有关于讲环保卫生的。 好的保证追加30分。。。。。。。

处理中
0分钟前 4 回复 3 浏览

回答 ( 4 )

    0

    赵本山: 拽啥呀?
    高秀敏: 你乍这么慢呢?
    赵本山: 乍快呀,我还会飞呀?
    高秀敏: 你乍不知道着急呢?咱家那鱼塘快到期了,那乡长小舅子急了,他要承包,这么大事儿咱不找乡长说说能行么?
    赵本山: 既然到期了说也没用!
    高秀敏: 咱最后再争取争取呗!
    赵本山: 你争取你这大过年你也太抠了,就带俩王八,丢人。
    高秀敏: 要说依着我呀这俩完应都不拿了。
    赵本山: 那拿啥呀?
    高秀敏: 现在是不时兴送礼了,都讲究用感情沟通。
    赵本山: 乍沟啊?
    高秀敏: 用语言,说好听的呗。
    赵本山: 完了,你让我玩鱼塘行,让我玩语言好有一比呀,
    高秀敏: 比啥呀?
    赵本山: 瞎么杵子上南极根本找不着北,脑血栓练下叉根本劈不开腿,大马猴穿旗袍根本就看不出美,你让潘长江去吻郑海霞,根本就够不着嘴。
    高秀敏: 我说你呀你呀,一整这没用的你一套一套的,老头子你听我的,进屋咱先别着忙说事,猛劲给他戴高帽,多说几句拜年嗑,只要乡长心一乐,保证沟通的差不多。
    赵本山: 戴高帽人就给你乐?
    高秀敏: 那咋的,别说他乡长啊,就是大总统给他戴高帽他都乐啊,戴高乐么!
    赵本山: 哦~
    高秀敏: 敲门
    赵本山: 哎呀我就怕见领导~~~
    高秀敏: 你记住了,进屋先别着忙说事,看我的眼色行事。
    赵本山: 恩~你敲吧~
    范 伟: 哎呦,回来啦~~~~你是??
    高秀敏: 我是你老姑,
    范 伟: 老姑?
    高秀敏: 啊,咱俩原来一个堡子的,父老乡亲,小米饭把你养大,胡子里长满故事,想没想起来?
    范 伟: 你是那家来的?
    高秀敏: 东头老高家,把门第一家,三间大瓦房,我爹高满堂。
    赵本山: 外号高大毛子!
    范 伟: 哎呦~这个是?
    高秀敏: 他呀,是我老头儿。
    赵本山: 高大毛子是我姑爷,不是,我是他爹的老丈人,不对,他爹是我岳父,我们俩原配。
    高秀敏: 乡长啊,要是在我这儿论那你还得管他叫老姑父呐!快来认识认识啊。
    赵本山: 老姑父~过年好~
    高秀敏: 反了,他管你叫老姑父。
    赵本山: 哈哈
    高秀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范 伟: 哈哈
    赵本山: 让进了吗?
    范 伟: 这老头???
    高秀敏: 乡长你进来吧,还在外头干啥呀?
    范 伟: 这也不是到谁家了?
    赵本山: 你坐啊!
    范 伟: 哦
    高秀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赵本山: 哈哈哈
    高秀敏: 乡长你想起来没?
    范 伟: 哎呦我还是没想起来。
    高秀敏: 你上中学走那天我还去送你了么,临别时送你上路,你回头跟乡亲们一摆手,当时老姑的心呐,默默无语两眼泪。
    赵本山: 耳边响起驼铃声吗!
    高秀敏: 这回想没想起来?
    范 伟: 阿~这歌词我倒是想起来了~可是你还是没想起来。
    高秀敏: 也难怪你想不起来,你说你上中学走那年那,我30多岁,今年我50。
    赵本山: 我56。
    高秀敏: 谁问你了?
    赵本山: 你问不问我也56,属鸡的~
    高秀敏: 你说要说这人那,没处看去,20来年没见面,你说你当乡长了,上那说理去?
    范 伟: 我这个乡长当的还没处说理了?
    赵本山: 说那叫啥话呀?范乡长就是天生当官材料,乡长你忘没?选你那年当乡长我是村里代表么
    范 伟: 啊是是是,
    赵本山: 那年我记得是7月份连雨天呐,那家伙从早上下一直下到中午哇哇的,就听咔嚓一个大雷,范乡长诞生了
    范 伟: 不是你的意思我是那雷劈出来的?
    高秀敏: 哎呀乡长他可不是那个意思,他那意思是说呀:霹雷一声震天响,来了小范当乡长,领导农友闹革命~
    赵本山: 啊恩恩哼恩恩哼。
    范 伟: 呵呵呵呵~老姑父你说什么呢这是。不是你们呐,肯定是有事儿,
    高秀敏: 不不我们没啥事儿,我们那都是小事儿,乡长你说你这一年这事儿太多了,你给咱们全乡办了多少好事啊?你说从普及科学种田,到开发粮食项目,你今天去银行,明天跑科委。你真是操碎了心,磨破了嘴,身板差点没累毁。
    赵本山: 还给寡妇挑过水呢!~全乡都知道这事。
    范 伟: 啊,那都是小事儿,噢~
    高秀敏: 大事儿也有哇,大事儿~
    赵本山: 大事儿一年干老了,香港回归、三峡治水、十五大召开、江主席访美、这一年把你忙~~~~~~~这也不是他干的啊?
    高秀敏: 那不对啊,他给辐散发过精神呐~
    赵本山: 对,你一发神经,我们都干疯了~
    范 伟: 我发什么神经我呀?
    赵本山: 发精神,
    范 伟: 我跟你说你们呐,不用给我带高帽,有事儿就直说。
    赵本山: 他不让说,
    高秀敏: 没啥事,这不是么来到年了,我跟你老姑父合计,你说这范乡长一年把咱们全乡领导的这么好,我俩呀代表基本群众来给范乡长拜个早年~
    范 伟: 谢谢谢谢谢谢
    赵本山: 过年好~
    高秀敏: 我们衷心祝愿乡长,年年健康,岁岁平安,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赵本山: 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范 伟: 呵呵~不是~您老是不是有点用词儿不当啊,你们有事儿就说事儿,要是没事儿的话,哎,我可走了噢——
    赵本山: 我哪句话不对了?
    高秀敏: 你别老跟着瞎掺言,
    赵本山: 我说那没别的意思啊,
    高秀敏: 你去坐那等着,败吵吵了。
    赵本山: 快说事儿,要走了都~
    高秀敏: 乡长,我们有事儿~
    范 伟: 你看看,我就知道你们肯定有事,来吧,说事。
    高秀敏: 那啥~你小舅子昨天上我们家去了,
    范 伟: 他干啥去?
    高秀敏: 他给我们下了最后通牒,说啥不让我们俩养鳖,说这事要不答应,就把我们那王八捞出来挨按个放血。
    赵本山: 那啥~乡长啊,我跟你说,嘻~我不知道说的好不好,
    范 伟: 没事,你说吧~
    赵本山: 你小舅子对你影响不好,嘻嘻~他有点仗势~嘻嘻~不好说,反正是影响不好,那天上俺家去了,那家伙一进门就告诉,谔谁那个老蔫巴和那老高婆子在家没?给我弄俩王八!俺俩就给焖上了么,喝酒一斤多,说那话就没处听。
    高秀敏: 哎呀那家伙吹的呢,说他正在俄罗斯谈判,要买一个航空母舰,
    赵本山: 赶紧倒出鱼塘来,我好回来抓紧时间训练。
    范 伟: 您老是那个养鱼大王赵老蔫吧?
    赵本山: 正是陛下。
    范 伟: 你一进来我就认出来你了~
    赵本山: 妈呀,乡长把我认出来了~
    高秀敏: 乡长啊,这不是我俩来问问就是拥故这个鱼塘的事,这不是到期了吗~我俩问问下一期到底包给谁了?
    范 伟: 哎呦~关于这件事儿,你等过了年由下一任乡长通知你们~
    高秀敏: 下一任?
    赵本山: 你就告诉~得了呗
    范 伟: 这不是刚开完人代会吗,我已经不是乡长了。
    高秀敏: 你下来了?
    范 伟: 阿,下来了~呵呵呵~
    赵本山: 妈呀,下来啦?哎呀我的妈呀,你下来你早说你看把我两口子累的~这家伙下来也就平级了我也不用怕你了~哎呀下来了。
    高秀敏: 你给我们整点水呀?这嗓子都干巴了这家伙说的~
    范 伟: 好好好~
    高秀敏: 哎呀我的天呐,这家伙累的~
    赵本山: 哎呀~这家伙连大气都没敢喘,
    范 伟: 倒水~~~
    赵本山: 够了,俺俩分点儿得了~不用了~
    范 伟: 呵呵~
    赵本山: 有烟没呀?
    范 伟: 啊啊啊~我不会抽烟,对不起~
    赵本山: 那就算了。
    高秀敏: 哎呀,下来了~
    赵本山: 嗯,拥故啥呀?腐败啦?
    范 伟: 啊~是这么个事。
    高秀敏: 你别说了~你下不下来我们不管,今天我们俩来呢就是想知道知道这个鱼塘咱们乡里究竟包给谁了。
    范 伟: 我不是说了吗,过了年,你就明白了。
    高秀敏: 啊呀呀呀也不别过了年了,谁听不明白呀,现在我就明白了,那还用问呐,肯定是包给你小舅子了,你俩合伙包的~我说三胖子,
    赵本山: 三胖子?
    范 伟: 啊啊啊~我小名叫三胖子,哈哈~
    赵本山: 哦~我小名叫狗剩子。
    高秀敏: 三胖子,不是我说你呀,作为老乡你是真不够意思啊~你说你当乡长当这么多年搂够了,临下台之前把小舅子安排明白了,得罪人的事儿让下届领导说,你里外装好人,不是我说你三胖子,像你这样的领导干部啊,
    赵本山: 哎哎哎~
    高秀敏: 把你撸下来算对了~对了~
    赵本山: 干啥呀?过分了嗷,你咋这样呢?刚才你说那些话跟现在也不对卤子了,让人下来你就说那难听话,我看不好,是不?既然这大侄儿从乡长一下变成三胖子了,咱就不要照头再给一棒子了,对不?这时候的人,最需要理解,需要安慰,是不?谁一生还还还不犯点错误啊?犯错误就改,改完再犯呗,
    范 伟: 嗯?
    赵本山: 不是啊犯完再改,改完再犯,千锤百炼么!没事!这个~~~老姑父陪你沟通沟通,我也没吃饭咱俩整两盅呗?
    高秀敏: 咳~
    范 伟: 哎呦呦太好了~快快快~上炕上炕~
    赵本山: 这时候人最空虚的时候,你别跟他那样。
    高秀敏: 我说你这心咋这么大呢?
    赵本山: 一生哪有恁顺利啊?
    高秀敏: 那来钱道都让人堵死了,你还有心思喝酒啊?
    赵本山: 呆着吧~
    高秀敏: 你现在就是给我喝云南白药也无法拟补我们心灵上的创伤~回家
    赵本山: 你咋这样呢,
    高秀敏: 我让你回家~
    赵本山: 我让你——呆着!美呀?我还管不了你了,坐兹没声!坐下噢!……啥好事儿都一家的啊?地球非得围你转,你是太阳啊?说那些个臭氧层子有啥用啊?
    高秀敏: 他小舅子会养鱼啊?
    赵本山: 我下生就会啊?学呗!没事三胖子,你告诉你小舅子有不会的地方你问老姑父,老姑父干别的不行,养鱼绝对是这个。我告诉你你不下来了么正好没啥事儿干,你养鱼,你当乡长一年累——累够戗的~你整的那~着急上火的,完了这嘎哒还写信那啥又告你,你犯不上!你养鱼!我这——一年五六万呐!
    高秀敏: 咳~
    赵本山: 你咳嗽它也是五六万,你不用搁那~特别是养甲鱼,一本万利。我告诉你,我给你拿两条。这完应看好水,掌握好——饲料,我完全自己配制食料!吃啥完应爱长。
    范 伟: 喝酒~
    赵本山: 喝酒不行,喝酒它上头。你给它喝酒,它酒糟都不吃!
    范 伟: 我说咱爷俩喝酒!
    赵本山: 啊~咱俩啊,我寻思你给王八灌酒呢!哎,喝!
    (电话响)
    赵本山: 你把那干了~
    范 伟: 不行,我喝不了那些。电话电话~
    赵本山: 我接~谁来呀,你把那干了,嗯嗯嗯,你喝了,我跟他说去。你谁呀?喝酒呢。不干了,你别往这打了,养鱼了~~~嗨你说别的没用,就是不干!找——范县长——报到?你找县长你往乡长家都不干了,你跟我扯那没用的,他找范县长报……
    范 伟: 是找我的,
    (本山落地)
    范 伟: 喂~喂~没事儿~没事儿~这边有个客人~
    赵本山: 我鞋那?完了完了,产房传喜讯,人家升了……该!我说不让你来不让你来偏来,这回乍样?我觉你耗子给猫当三陪你挣钱不要命了!
    高秀敏: 那你都怨我呀?
    赵本山: 不怨你怨谁呀?刚才我是不是上炕了?
    范 伟: 对,
    赵本山: 我是不是喝酒了?
    范 伟: 对,
    高秀敏: 你还吃人家菜了那!
    范 伟: 太对了!
    赵本山: 这可咋整啊?
    范 伟: 以后处理吧!
    赵本山: 哎呀妈呀~
    高秀敏: 咋办呐?
    赵本山: 回走~
    高秀敏: 那咱那甲鱼还在屋呢,还有筐!
    赵本山: 你要啥甲鱼!
    范 伟: (拿着鞋出来)哎给你给你——
    赵本山: 这你炖了吃了吧,这完应味才好呢,妈呀~
    范 伟: 呵呵穿上别着凉~老姑进屋吧~
    高秀敏: 那啥那鱼塘我们不包了,
    范 伟: 进屋吧!
    高秀敏: 那鱼塘我们真不包了,
    范 伟: 进屋吧!
    高秀敏: 我们真不包了,现在我俩回去给窝棚扒了把王八捞出来按个放血。不包了~
    范 伟: 老姑你这是逼我啊,实话告诉你吧,下一期鱼塘,还由你们继续承包!
    高秀敏: 不可能,那我在屋里那么问你都没说呢~
    范 伟: 我为什么不想告诉你那,你说我那个小舅子他想包鱼塘,他是那块料么,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我怕一告诉你们呐,年前一传出去,他又喝点酒到我们家这个那个那个这个的,我烦他!老姑,我也忙一年了,我也想过个消停年呐!老姑!
    高秀敏: 那过完年他不还得闹你么?
    范 伟: 闹谁去呀?过了年我到县里上班了,乡里都换新领导了,他闹腾谁啊?
    赵本山: 对,在闹就收实他!
    范 伟: 哈,没错!
    高秀敏: 那乡长太谢谢你了,
    赵本山: 好人。
    高秀敏: 那真谢谢你了,那啥你上俺们家吃点饭去呗?
    范 伟: 不了不了~这回你俩放心了吧?把东西都拿着~我还得报到去呢。
    高秀敏: 哎乡长,这是给你拿来的~你吃
    范 伟: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老姑再见!
    赵本山: 再见老姑父!

    戴海 (匿名)
    0

    如上

    杜武承 (匿名)
    0

    不错~!

    段良时 (匿名)
    0

    功夫
    作者:
    阿 星:周星驰
    哑丫头:黄圣依
    包租婆:元 秋
    二叔公:元 华
    斧头帮帮主:陈国坤
    火 云邪 神:梁小龙
    六指吉他魔:若愚、若智
    安徒生??
    安徒生:这是一年的最后一天--大年三十二,正在下雪,天气冷得可怕。一个卖火柴的小女孩在街上走着,(哑丫头上场)她的衣服又旧又破,脚上穿着一双妈妈的大手套。她的一路上不住地叫着:“卖火柴呀,卖火柴呀!”人们都在买节日食品和礼物,有谁会理她呢?她伤心地哭了。
    哑丫头:(哭)咿咿咿……
    安徒生:你老“一”什么!就不会二!
    哑丫头:(哭)二二二……
    安徒生:看着人家幸福的情景,小女孩想到了她死去的妈妈
    包租婆:CUT!这旁白是谁写的?
    安徒生:是我,安徒生!
    包租婆:安徒生,别以为你哥是安在旭我就不打你!谁说她妈死了?我就是她妈!
    安徒生:你确信你没死?
    包租婆:不是很肯定,但死的那个确实不是我!
    安徒生:那一定是你们家死错人了!
    二叔公:老婆,又在钓凯子啊!
    安徒生:他是谁??
    包租婆:他是我包的二奶!二奶,我们火柴公司讲的是“质量”,那些火柴没问题吧?
    二叔公:放心,我每一根都试过了!倍儿亮!
    包租婆:好!哑丫头,快拿去卖吧!
    安徒生:小女孩一整天没吃没喝,饱得实在走不动,她在一个墙角坐下来。
    墙角下
    安徒生:小姑娘擦了一根火柴,只见两只烧鹅突然从盘子里跳出来,背上背着吉他,摇摇晃晃地向她走来。(六指吉他魔:若愚、若智上)
    若 智:你有权保持沉默
    若 愚:但你必须告诉我,厕所在哪?
    若 智:说话啊!不说话,哑巴了!
    哑丫头:我是哑巴!
    若 智:大哥,是个哑巴。
    若 愚:奇怪,哑巴难道不会说话??
    若 智:谁允许哑巴不会说话的!快说,说话不许出声音!
    安徒生:小姑娘又擦了一根火柴,眼前出现了一棵美丽的圣诞树
    阿星树状出现。
    若 愚:这是什么?(摸周星星)你是什么?
    阿 星:圣诞树
    若 愚:是棵树啊。不早说,害我猜了半天。
    阿 星:请问今天晚上天上那个饼是太阳还是月亮?
    若 愚:不知道,我也不是本地人。
    若 智:凭我盲人的眼力,那是个圆型的星星!
    阿 星:盲人都能看清!那哑巴还能说话呢!
    哑丫头:我就是哑巴!你怎么知道我会说话的?
    阿 星:我……猜……哑巴也有言论自由!
    若 智:那谁规定盲人必须是瞎子?!我只是视力比较差!比如那个星星你看见没?
    阿 星:看见了。
    若 智:我就看不见。
    若 愚:(问哑丫头)我憋不住了!哪有厕所?
    阿 星:你们干嘛不问我,问我啊!
    若 愚:这哪有厕所!
    阿 星:不知道!
    若 智:(厉声道)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阿 星:不知道。
    若 智:我也不知道!
    安徒生:小女孩又擦亮了一根火柴,火光把四周照得通亮,奶奶在火光中出现了。
    若 智:奶奶?对,我们是她的奶奶!
    阿 星:奶奶怎么会是光头吗?
    若 愚:(厉声道)我们这可不是一般的光头!
    若 智:我们是没有头发的光头!
    若 愚:说什么呢!!我刚才说的多有杀气!你这一逗多尴尬!(厉声道)其实我们是不用洗发水的光头!贫僧法号若愚。
    阿 星:大智若愚!好法名!
    若 愚:这是我的师弟,法号若智。
    阿 星:弱智?形象贴切,好法名!若愚、若智,难道你们就是六指吉他魔——TWINS!!
    若愚、若智:不错!(吉他弹唱《下一站天后》)站在大树前,细心看看我的路,再下个车站到厕所当然最好……(歌词自改)
    若 智:我实在憋不住了,厕所在哪?
    阿 星:所谓的厕所是不是指茅房或者卫生间,又或者是洗手间!
    若 愚:就…是…厕…所!
    阿 星:厕是不是一个厂字下面一个则,所……
    若 愚:是是是!
    阿 星:你从这里左拐,直走,右转,直走,再左,再右……就到电影院了!
    若 愚:我…是去…厕…所,厕所!……啊!舒服……
    哑丫头:我带你们去吧!
    若 愚:不…不用了!
    安徒生:小姑娘又擦了一根火柴,她看到一片烛光升了起来,变成了一间厕所,小女孩激动得热泪盈眶,拉着六指吉他魔进了厕所。
    猪笼寨
    斧头帮:都12:60了!你怎么迟到了!?
    阿 星:刚来时刷牙用力太大,牙膏挤太多了,花了好长好长的时间才把挤出的牙膏缩回牙膏盒里面去,所以迟到了
    (音乐《铁血丹心》起)
    包租婆:(做作地)哎…呀…呀!那…有…一…只…雕!
    二叔公:LOOK MY (看我的)!(拉满一只弓,射出!箭留弓飞!一包“雕牌”洗衣粉从天而降!砸中二叔公!)
    二叔公:道具师!麻烦你扔准点!
    阿 星:射雕英雄!(看包租婆)那大妈你一定是黄蓉!
    包租婆:(叼一根烟…唱)《我不是黄蓉》,我没有武功……
    周星星、二叔公和帮主伴热舞。
    包租婆:我们是神经侠侣!杨白牢和小聋女!
    斧头帮:杨白捞,你欠的我的Q币可不能再拖了!
    二叔公:少东家,我实在是没Q币了!
    阿 星:你有孩子吗?
    包租婆:有!
    阿 星:有男的吗?
    包租婆:没有
    阿 星:那有女的吗?
    包租婆:好象有!
    阿 星:好,就拿你女儿抵债!
    包租婆:她在你们后面!
    阿 星:(回头看到哑丫头)你认识她?
    包租婆:她就是我女儿
    阿 星:那你们是什么关系!
    二叔公:看我的六脉神剑!这就是“六”叔“卖”给我的神剑!女儿接着!
    哑丫头接剑指着阿星
    阿 星:来吧!用你的剑从这里刺过去!(超前走,剑刺过)你还当真了!(继续走,剑继续刺过。走到哑丫头面前,抱紧)剑能刺伤我的身体!却无法刺伤我爱你的心!
    哑丫头感动地抱紧周星星。
    斧头帮:喂!让我也抱抱!
    阿 星:不行,我已经叛变了!
    斧头帮:好!让你尝尝我的蛤蟆功!
    阿 星:你会蛤蟆功!
    斧头帮:有请蛤蟆公出场!
    阿 星:火云邪神!!
    包租婆、二叔公:师兄!!
    火云邪神:大家好!(朝观众挥手)好久不见,你们好吗!(边走边唱)我是女生,漂亮的女生,我是女生,爱哭的女生!
    斧头帮:蛤蟆公,帮我教训他们!
    火云邪神蹲在地上,阿星拿出一块红色盾牌,和火云邪神玩起“西班牙斗蛤蟆”。火云邪神突然砸阿星的头。
    阿 星:喂!你瞎了!我手里这么大一盾牌你不砸,偏偏砸我的头!看来要使出我的绝招!……如来神掌!
    阿星一掌打在火云邪神身上!只见邪神一动不动。
    阿 星:这就你的不对了!剧本说这一掌下去你就会倒!麻烦你配合一点!
    火云邪神:SORRY!SORRY!走神了!走神了!
    阿 星:再来!如来……
    火云邪神:我倒!
    阿 星:你倒什么倒!我掌都还没发!
    火云邪神:SORRY!SORRY!紧张了!紧张了!
    阿 星:如来神……神……
    (火云邪神紧张地倒下,又爬起)
    阿 星:神……
    火云邪神:想倒又不敢轻易地倒
    阿 星:神……
    火云邪神:(拉过周星星的手)掌!我倒!
    阿 星:你跟我抢台词!!
    火云邪神:SORRY!SORRY!激动了!激动了!你“神”拖得太长了!
    阿 星:长怎么了!你就不能同情一下结巴的人,你还有没有爱心!你到底演没演过戏?
    火云邪神:演过!我演过《寡妇的一生》
    阿 星:你演寡妇?
    火云邪神:我演寡妇的老公!
    阿 星:中了我如来神掌的人,十秒内掌印没有消失,就会身亡!10、2、1
    火云邪神:我洗我洗我洗洗洗!为什么?为什么我洗不干净!
    包租婆:因为,因为你没有用雕牌洗衣粉!
    火云邪神:你为什么不早说!!我死了!
    包租婆:等等,你等一下死先
    火云邪神:还有什么事?
    包租婆:你真是火云邪神?
    火云邪神:是!我以你的生命发誓,如果我不是,你就被车撞死!
    包租婆:好,我信了!你可以死了!
    火云邪神:啊!我死了!
    包租婆:哦,等一下死!我要悄悄告诉你一个秘密,(凑到耳边,大叫)你不要告诉别人!(对哑丫头)丫头,(唱《红灯记》)你爹不是你的亲爹,奶奶也不是你的亲奶奶!其实你爹是火云邪神!你也不叫杨颠峰,你本名叫火风!(对火云邪神)好了,你死吧!
    火云邪神:我又死了,我干嘛说“又”(倒)
    包租婆:不好意思,别死先
    火云邪神:妈的,死都不让人死个痛快!
    包租婆:你会玩“斗地主”吗?三缺一!赌Q币!
    火云邪神:可是没牌啊!
    二叔公:这不是有“雕牌”吗!!
    四个人开始玩“雕牌”!
    斧头帮:(把刀给哑丫头)我累了!你自己架一下!
    哑丫头自己将刀架在脖子上。
    阿 星:你们以前除掉玩“斗地主”还有什么爱好!
    包租婆:玩CS、打KISS
    火云邪神:玩CS、打KISS
    二叔公:玩CS!
    阿 星:你怎么不打KISS
    二叔公:我就是KISS!
    斧头帮:喂,现在是我在胁持人质,我才是主角!麻烦你们尊重一下黑社会老大!
    包租婆:(对周星星)你他妈会不会斗啊!(对帮主)你不要吵了!来当他的替补!(对周星星)你,泡妞去吧!
    四人大玩斗地主。
    阿 星:哦!(对哑丫头)火风!In the world ! I only need three things : The sun ,The moon and you ! The sun for the day ; The moon for the night ;And you forever !!
    哑丫头:哦!阿星你说得太好了!就是一句都没听懂!!

    顾飞 (匿名)

撰写答案

(匿名撰写答案需要审核才显示内容。)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言论。
甘肃快3走势图 北京快3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 北京两步彩走势图 k8彩票计划群 英豪彩票注册 江西快3 pk10开奖结果 极速赛车为什么老是输 众彩票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