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妇见血是什么原因,对婴儿有什么影响?

举报
Name

怀孕5——6周,发现有咖啡色血丝出现。
去医院做超声波,描述如下:宫腔内见一囊性无回声区,内未见卵黄囊,未见明显胚胎组织及原始心管搏动。
不知道这是不是正常,对婴儿有没有影响?
医生现在让服保胎药2个星期后再去复诊。
急啊!

处理中
2019-05-12 4 回复 0 浏览

回答 ( 4 )

    0

    咖啡色出血说明是陈旧性的,而且是血丝,不用太担心。这两周要好好静养,不要做大的运动,特别是腰不要太用力,不要受凉。等过两周再做B超看看,如果没事最好,如果还有先兆流产征兆,可能还要吃保胎药。现在的医学很发达了,听医生的,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很多妈妈怀孕的时候都有出血,过了四个月就应该没什么事了,自己小心点。

    苏邦亮 (匿名)
    0

    我在怀孕50天的时候也出现这种情况,然后打保胎针和吃保胎药半个多月现在儿子已经一岁半了,没有事的不要太担心放轻松一些,尽量卧床休息,过了三个月就是安全期了,很多准妈妈都是这样的不要有压力。

    周乐 (匿名)
    0

    不太正常.

    夏有峰 (匿名)
    0

    尖锐湿疣主要传染途径是什么?

    主要传染途径是性接触,有男性同性恋史、性乱史者或配偶尖锐湿疣感染史,但是近年发现有的男性病人是因多次洗桑那浴,仅在肛周发生尖锐湿疣感染,属于非性接触感者,日渐增多。故诊断此症,不能忽略间接感染所致。

    非性接触传染途径
    尖锐湿疣的非性接触传染途径又称为间接传染途径。由于HPV在体外不能培养繁殖,故多数学者认为尖锐湿疣除了经性接触传染外不可能有其他的传染途径。但在临床上见到有些尖锐湿疣患者的确无性接触传染病史即非经性交传染病史,如婴幼儿患尖锐湿疣就是非性交接触传染的实例。在作者所统计的病例中较肯定是非性交接触传染的尖锐湿疣患者占8.81%。近些年来,一些资料提示造成HPV和尖锐湿疣非性接触传染途径有以下几方面:
    1.接触物品传染
    接触物品传染是指健康人可能通过接触尖锐湿疣患者或HPV感染者用过的毛巾、内衣裤、盆、床单、便器等生活用品而被传染。甘晓东报告8例足趾间尖锐湿疣患者是常洗桑拿浴并修脚、按摩足部(共用修脚工具)后发生。李满群等报告5例34~79岁外耳道尖锐湿疣患者发病前均有理发时挖耳史,可能是接触了被HPV污染的理发工具而引起。在作者的病例中有4例5-11岁儿童.其外阴及肛门发生尖锐湿疣与其父母患尖锐湿疣并共用毛巾、岔、便器有关。6例56-69岁妇女因其儿子或保姆患有尖锐湿疣长期共洗衣裤引起外阴尖锐湿疣。1例74岁老年妇女外阴部尖锐湿疣有与患尖锐湿疣者共用毛巾、内裤史。
    2.医源性传染
    迄今,因医源性造成尖锐湿疣或HPV传染的报道极少见。从理论上来讲,尖锐湿疣或HPV的医源性传染途径还是可能的。医源性传染途径包括医务人员自身的被传染和医务人员对病人的传染,如医务人员在为尖锐湿疣患者或HPV感染者进行检查、激光、冷冻、手术或注射等诊疗时没有进行必要的安全防护则可引起医务人员自身被传染。同样,医务人员在为健康人或非尖锐湿疣患者进行检查或治疗时,由于医疗器械等消毒不严格则可将被HPV污染的器械用于健康人或非尖锐湿疣者而造成尖锐湿疣或HPV的传染。金文等报告3例男性患儿(2例5岁,1例8岁)在同一医院同一手术室接受包茎和包皮阴茎头粘连扩张分离术后3个月分别在其包皮、龟头及尿道口出现米粒大小赘生物,经病理学检查确诊为尖锐湿疣。马德强报告1例47岁男性肛肠科医生右眼内眦发生0.3—0.5em尖锐湿疣,可能是患者在1个月前为一肛周较大尖锐湿疣病人做手术时术中有过血滴溅人眼部感染发病。
    3.烟雾传染
    一些研究发现在用激光治疗尖锐湿疣时产生的烟雾中有HPV存在,这提示含HPV的烟雾可能成为HPV并引起尖锐湿疣的传染途径。
    Garden等研究报道,尖锐湿疣患者在用激光手术时,其烟雾中可以检测到完整的HPV DNA,进一步用HPV DNA探针进行杂交实验证实HPV DNA存在。这一结果说明在激光治疗尖锐湿疣时的气化过程中可能有病毒由组织释放到空气中。Bersbrant等对用C02激光术和电烧灼术治疗外生殖器疣的手术者进行了治疗前后HPV污染的监测,结果在治疗后手术者的鼻腔、鼻唇沟和眼脸粘膜有HPV污染。
    近几年来,国内学者在这方面作了些研究,有不同结果的报道。吴原等用PGR方法检测20例激光治疗尖锐湿疣烟雾中的HPVDNA,结果只有1份标本HPV6、11型DNA呈阳性。
    研究者分析C02激光治疗尖锐湿疣时烟雾中存在少量HPV的原因主要有:
    ①疣体突出部分较疏松,大功率C02激光时其光压易使疣体组织向四周飞溅;
    ②由于C02激光使疣组织气化时形成微型爆炸,当其发生在突出的疣体侧缘时,易使上端较疏松的疣组织向四周扩散。
    顾恒等收集了21例尖锐湿疣患者在用C02激光治疗时的烟尘标本,用PCR方法进行HPV6型和HPVll型DNA检测,结果21例尖锐湿疣组织中19例HPV阳性;但从距激光烧灼部位5cm(21例)和50cm(12例)处收集的烟尘标本中无1例阳性。实验中来发现烟尘中及不同的吸附材料(无纺布、纱布、擦镜纸)存在对HPV检测有抑制作用的物质。这一结果提示在用大功率(30W)C02激光治疗尖锐湿疣时,其烟尘中无HPV,不会对周围人群造成危害,最近,任正忠等报道采用PGR技术对C02激光治疗尖锐湿疣烟雾中HP~DNA检测的情况:研究者对47例尖锐湿疣患者治疗时的组织、焦炭、烟雾标本采用PGR技术进行HPV6/11型和HPVl6型;DNA检测,结果在47例尖锐湿疣患者的141份标本中检出阳性标本69份。其中组织标本检出阳性结果30份(63.88%),焦炭标本检出阳性结果24份(51.1%),烟雾标本检出阳性结果15份(31.9%)o:组织标本检测结果为HPV6/11型阳性26份,HPVl6型阳性14份,其中HPV6/11型、HPVl6型均为阳性10份。焦炭标本检测结果为HPV6/11型阳性19份,HPVl6型阳性5份,其中HPV6/11型,HPVl6型均为阳性3份。烟雾标本检测结果为HPV6/11型阳性10份,HPVl6型阳性5份。
    研究者分析在焦炭中检测出HPV司能是:
    ①C02激光气化不全及确有病毒存在;
    ②取焦炭材料时被污染。
    在烟雾及烟尘中检测出HPV可能是:
    ①吸头被污染;
    ②C02激光治疗尖锐湿疣时产生的烟雾及烟尘中确实存在HPV DNA。
    尽管在激光治疗尖锐湿疣时,对其烟雾中是否存在HPV DNA的研究结果尚不一致,但激光治疗尖锐湿疣时烟雾中HPV DNA存在的研究提示医务人员在使用激光治疗病毒感染或与病毒感染相关的疾病过程中操作者应极慎重,并做好安全防护工作。
    4.母婴传染
    在临床上有婴幼儿咽喉部以及外阴肛门部位感染尖锐湿疣的报道。婴幼儿如何感染HPV并发生尖锐湿疣的呢?据报道先天性尖锐湿疣及喉乳头瘤患儿,其HPV亚型与生殖系统尖锐湿疣相同,而其母亲大多有生殖系统尖锐湿疣病史。一些研究也发现有尖锐湿疣或HPV感染的孕妇可将其感染传染给婴儿,引起婴幼儿的HPV感染或外生殖器、肛门尖锐湿疣及咽喉部乳头状瘤,从而提出尖锐湿疣母婴传染途径。
    Rice等报告通过HPV DNA检测肯定母亲是婴儿HPV感染的来源,而且至少有30%HPV阳性的母亲能将HPV垂直传染给胎儿。一些学者在婴儿出生后24h内检测其咽部分泌物,发现HPV感染率为33.3%-73%,母婴传播率高达44%—87.5%。Pakarian等检测HPVl6、18、31、33型在新生儿口腔颊部及肛门与生殖器部位的阳性率在出生后24h为37.5%,出生后6周仍有25.8%。Cas。n等检测了出生后24h、6周、6个月的新生儿口咽部及生殖器部位的HPVl6、18型感染率分别为73%、79.5%、51.7%,从而提出新生儿的HPV感染不但普遍而且可长期持续存在,引起儿童持久性HPV感染。
    尖锐湿疣母婴传染途径有以下3种:①在生产时传染,②在子宫内感染,③在婴儿出生后与其患尖锐湿疣的母亲密切接触传染。在这3种途径中,多数学者认为是在生产时传染,即孕妇将具HPV传染给胎儿是在生产过程中婴儿通过被HPV感染了的、或有尖锐湿疣的产道所致。
    Eftaiha报告1例婴儿经患尖锐湿疣母亲产道时被传染而患了尖锐湿疣。Sedlacek等检测发现25例生殖器HPV DNA阳性孕妇中23例经阴道分娩的新生儿鼻咽部分泌物HPV DNA阳性者有11例,阳性率高达47.8%,而2例经剖宫产分娩者HPV DNA则为阴性。Sedlacek等还从产妇阴道脱落细胞、羊水及新生儿咽下物中检出HPV DNA,并提示HPV母婴间传染可能发生在产前或产时。
    樊尚荣等用地高辛标记的HPVll型DNA探针斑点杂交技术检测了95份孕妇母婴标本的结果如下:①孕妇静脉血、脐静脉血、羊水及新生儿咽下物中HPV DNA检出率:孕妇静脉血HPVDNA检出率为43.33%(13/30),脐静脉血为45.16%(14/31),新生儿咽下物为34.78%(8/23),在6例羊水中检出2例;②孕妇静脉血、脐静脉血、羊水及新生儿咽下物HPV DNA阳性率间的关系:孕妇静脉血HPV DNA阳性者中,脐静脉血HPV DNA阳性率为66.67%(8/12),新生儿咽下物HPV DNA检测9例有5例阳性。6例同时进行孕妇静脉血、脐静脉血、羊水及新生儿咽下物HPV DNA检测的病例中,孕妇静脉血HPV DNA阳性者2例,脐静脉血HPV DNA阳性者3例,羊水HPV DNA阳性者2例,新生儿咽下物HPV DNA阳性者3例,其中仅1例产妇各种标本同时阳性。2例外阴尖锐湿疣产妇的静脉血及脐静脉血中HPV DNA均为阳性,新生儿咽下物中HPV DNA为阴性。研究者发现孕妇静脉血中HPV DNA阳性率为43.33%,孕妇静脉血HPV DNA阳性者脐血HPV DNA阳性率高达66.67%,新生儿咽下物HPV DNA阳性率为55.56%,均高于孕妇静脉血HPV DNA阴性者。33.33%的羊水中检出HPV
    Tseng等应用PCR技术对52例晚期孕妇的宫颈阴道分泌物、外周血单核细胞及其新生儿脐血进行HPV DNA检测,结果发现6例宫颈分泌物中和9例外周血中HPVl6型阳性,而9例外周血HPV阳性者中有7例的新生儿脐血中检测到HP~16型。在1例宫颈分泌物和2例外周血中HPVl8型阳性孕妇的新生儿脐血中均未检出HPVl8型。这一研究结果提示HPV可能经胎盘传染,该途径与孕产妇外周血单核细胞的状态有潜在联系,从而提出了HPV可能存在血行传染途径,其可能来自于产前的胎盘血流。Armbruster—Moraes则认为HPV母胎传染可能由孕妇病毒血症引起,但宫颈部位的HPV感染也可直接传播至宫颈内。
    胡丽娜等用PCR方法检测了妊娠尖锐湿疣经药物流产后胎盘组织中的HPV DNA,结果阳性率为52.4%。 Shah等报告1例产前无胎膜早破史,经选择性剖宫产分娩的新生儿在7个月时发现患有咽喉乳头瘤病。Roman在2例剖宫产新生儿的包皮组织中检出了HPV。Sedlacek等对10例孕期生殖道HPV阳性患者,产时经人工破膜取得羊水进行检测,发现2例羊水中HPV阳性。这些结果均提示有宫内感染的存在。
    鉴于胎盘是母婴之间惟一的通道,绒毛滋养细胞具有角蛋白表达特性,而角蛋白恰恰是HPV生长的必要条件,为了深入了解妊娠期HPV感染是否会引起滋养细胞绒毛改变,是否会对胎儿造成影响,是否会引起胎儿HPV感染,陈晓端等用HPV6/11 DNA探针原位杂交法检测了62例早、中孕期尖锐湿疣孕妇的绒毛、胎盘组织,并随机选择10例绒毛标本进行PCR方法检测HPV6/11型,结果均无阳性发现。观察病理形态变化,与正常绒毛滋养细胞无明显差异。因此,研究者认为早、中期妊娠时HPV感染不致造成胎儿感染,其原因可能是:
    ①HPV主要由直接接触传染,而非血液传播;
    ②HPV的易感细胞为鳞状细胞,病变部位为皮肤粘膜组织,绒毛结构不适合HPV停留生长;
    ③早、中期妊娠时绒毛组织滋养细胞形成较完整的双层结构,HPV即使进入血液循环,由于其衣壳蛋白质量较大,难于通过胎盘屏障。这一研究结果证明早、中期妊娠妇女的HPV感染不致造成宫内的垂直传播,对胎儿不构成潜在感染的威胁,继续妊娠是安全可靠的。
    为了解HPV阳性妇女新生儿中HPV传染率,Tseng等用PCR方法检测了301例孕妇(经阴道分娩160例、剖宫产141例)及其新生儿口腔和生殖道拭子HPVl6、18型。结果在孕妇中HPVl6、18型总的检出率是22.6%(68/301)。在产时,HPVl6、18型阳性母亲将HPV传染给新生儿总的传染率是39.7%(27/68),并发现经阴道出生婴儿HPVl6、18型传染率明显高于经剖宫产的婴儿,分别为51.4%(18/35)和27.3%(9/33)。但在HPV感染的亚型间两组无差别,感染部位(口腔和外生殖器)无差别,男女性别间感染无差别。
    为了评价有HPV感染的孕妇在孕期将其HPV传染给胎儿的危险性,Tenti等用PCR技术检测了711例母婴配对者,结果发现HPV阳性孕妇中有11例经阴道产的新生儿HPV呈阳性。研究者进一步观察发现,婴儿所感染的病毒在产后第5周从口咽部标本中消失。故研究者认为有HPV感染的孕妇将其HPV传给婴儿的可能性较小。Watts等检测了372例新生儿出生时、出生后6周、6个月、1岁、2岁及3岁时的鼻咽部、生殖道及肛门周围的HPV感染情况,结果372份鼻咽部分泌物标本中无一例HPV阳性;335份生殖道分泌物标本中仅5例HPV阳性,占1.5%;324份肛门周围分泌物标本中仅4例HPV阳性,占1.2%;且无1例新生儿有HPV感染的临床表现,但在其151例母亲宫颈分泌物中有112例HPV阳性,占74.2%,在112例中母婴间总传染率只有8%,可见HPV感染的母婴传染率及新生儿的感染率均较低。因此认为新生儿出生后短时间内HPV感染的高检出率,婴儿在出生后几个月HPV感染可以消失可能只是暂时的污染而不是真正的HPV感染,提出应长期随访。
    总之,上述绝大多数研究表明尖锐湿疣或HPV感染母婴间传染的存在。这与在妊娠期间孕妇易感HPV和/或尖锐湿疣发病率高有关,孕妇HPV感染或尖锐湿疣直接威胁胎儿。尽管如此,但在临床上婴幼儿患尖锐湿疣或咽喉乳头状瘤者并不多见。Shah等报道婴幼儿咽喉乳头状瘤的发生率与孕妇HPV感染率之比为,R0—1:1 500。作者所诊治的19例孕妇外阴及阴道尖锐湿疣患者其新生儿(12例剖宫产,7例经产道生产)均无异常发现,经过1—6年随访观察未发现有咽喉部乳头状瘤或尖锐湿疣患者。由此可见孕产妇尖锐湿疣或HPV的传染性并不是特别高。此外,母罂间HPV传染途径中尚有许多问题如母婴间HPV通过血行传染途径等需要进行深入研究。
    5.自体接种传染
    在临床上发现患有外生殖器或肛门尖锐湿疣的患者,因其手常接触尖锐湿疣后在手部或通过手传染到身体其他部位皮肤粘膜而引起尖锐湿疣。国外报道1例5岁男童患肛门尖锐湿疣,后其手指部发生疣状损害,并在肛周和手指部疣组织中发现了相同亚型的HPV,认为其可能是自体接种而发病。Fairley等观察进一步证明了生殖器尖锐湿疣可通过手与生殖器接触而自体传染。
    ★小松博客原创整理.转载请注明★

    孔良 (匿名)

撰写答案

(匿名撰写答案需要审核才显示内容。)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言论。
天津11选5 博乐彩票计划群 欢乐彩票计划群 青海快3 顺发彩票计划群 天津11选5 易富彩票计划群 山东11选5走势 上海11选5开奖 头奖彩票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