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特佳董事长被控出轨、侵占公司资产 上市公司博雅生物被牵连

举报
Name

高特佳董事长蔡达建

钛媒体注:近日,知名私募高特佳集团董事长蔡达建妻子金惠丽发表一封《致每一位高特佳人的公开信》。在信中,金惠丽实名举报蔡达建与原下属张晓楠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并声泪俱下地描述自己如何自我牺牲,陪着蔡达建白手起家开创事业。

金惠丽表示,今年1月份得知蔡达建在香港居然还有“另外一个家”,“小三”张晓楠还有一个五岁的非婚生女孩, 两人还以非法夫妻名义在泰国通过非法代孕机构将在今年9月生育 第二个非婚生儿子。金惠丽表示,自己目前已正式起诉离婚。

公开信显示,事情败露后,蔡达建要求金惠丽继续隐忍,还放话: “优秀男人就要分享给很多女人享用,还要到处撒种,通过征服女人 来证明自己的成功,这是动物的本能!外面的女人排着队等我离婚”

公开信指出,从蔡达建和张晓楠两人的微信聊天记录中显示,两人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发生关系。十年来,两人从上下属的工作关系发展成为非法同居乃至成为事实上的重婚关系。金惠丽在信中表示,两人是否还利用蔡达建担任董事长的权利侵占了高特佳公司财产,需要各位合伙人、及股东及各位高特佳人认真核查。

蔡达建与张晓楠生育的非婚生女儿出生于2015年1月29日。2014年至2015年期间,张晓楠以出国读书为名在高特佳办理停薪或者带薪留职。实际上则是被蔡达建安排至美国加州洛杉矶生女和休产假。

金惠丽在公开信中还透露,蔡达建沉迷于男女关系,无暇顾及工作事业,导致高特佳2017年至今经营管理不善,造成重大并购失控(如丹霞项目等),公司员工该有的福利奖金被取消,而他个人一边让公司高管和员工节省开支,另一边却带着小三坐着头等商务舱到处飞。

金惠丽表示,目前张晓楠俨然成为“老板娘”角色,其同蔡达建的沟通中,涉及到公司的决策、管理,人员调配、薪资调整,还包括奖金发放等等。金惠丽认为高特佳2017年至今公司经营管理不善,造成重大并购失控(如丹霞项目等)原因主要就是蔡达建将精力全部放在张晓楠身上。

事发后,据界面新闻报道,高特佳弘瑞相关人士表示,对集团董事长私事不便回应,公司已成立工作组就公开信内容涉及公司事项展开内部调查。该人士透露,高特佳集团的组织架构在经过今年年初调整后,目前以高特佳弘瑞作为主体负责募、投、管、退业务,独立于高特佳集团运营,黄青任董事长,蔡达建已不参与具体经营事务。

或“搞黄” 央企接盘博雅生物

公开资料显示,高特佳投资集团于2001年成立,主要围绕医疗健康产业投资。以战略性股权投资为主,覆盖医药、医疗器械、医疗服务等领域。

公司创始人、董事长蔡达建被称作“92派”企业家,获金融学博士学位;曾在国有科研单位、君安证券以及之后的国泰君安证券拥有投行工作经历。

该集团资产管理规模超200亿元,医疗健康产业基金25支,先后投资140余家企业,其中医疗健康企业70余家,并推动了20家企业成功上市。

此外,高特佳集团还是A股上市公司博雅生物第一大股东,不过,博雅生物一直处于无实控人状态。随着高特佳老板私情曝光,对于高特佳拟退出博雅生物的传闻也被推至风口浪尖。

博雅生物与高特佳以及蔡达建的故事最早要追溯至十几年前。2007年,蔡达建提出“主题行业投资”的模式,并于当年亲自操刀,投资控股了博雅生物。2012年3月份,博雅生物以25元/股发行价格登陆创业板,成为中国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控股上市公司经典案例。

9月9日,有外媒消息称,“华润资本拟考虑收购博雅生物的控股股份,且已与博雅生物的大股东深圳市高特佳投资集团举行了初步商谈”。博雅生物则对此回应称,公司目前未收到股东方通知。

尽管博雅生物未正面回应该消息,但控股股东高特佳谋划“抽身”博雅生物早有迹象。

今年7月,博雅生物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高特佳正在筹划涉及上市公司股权变动的重大事项。作为控股股东,高特佳持有博雅生物30%以上的股份。

公开信中也提到,蔡达建从2000年4月受命创建并管理高特佳到后来成为高特佳的控股股东。不过,由于博雅生物的股权结构比较分散,公司目前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

7月1日博雅生物披露公告称,5月12日至7月1日期间,控股股东高特佳及其一致行动人懿康投资合计减持322万股,减持比例1.7%,减持后,其持股比例变为32.1%。此外,今年2月7日至3月2日期间,懿康投资累计减持462.5万股,减持比例达1.09%。

随着事件发酵,二级市场有所反映。9月11日,博雅生物股价走弱,截至收盘,其股价跌幅达4。25%。

丹霞项目8亿关联交易存“蹊跷”

蔡达建的妻子金某在公开信中透露,蔡达建沉迷于与张某楠的关系,没有时间和精力顾及工作事业,导致高特佳2017年至今经营管理不善,造成重大并购失控(如丹霞项目等)。

此处所提到的丹霞项目或许与四年前的一笔并购案有关。

2017年初,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组织对丹霞生物(后改名博雅广东,本文统一为丹霞生物)进行药品GMP飞行检查,检查发现人血白蛋白铝离子高于《中国药典》的标准的问题。丹霞生物上述行为已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及相关规定,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收回《药品GMP证书》(CN20130057),暂停生产。

然而,就在2017年4月,丹霞生物被勒令暂停生产后,高特佳控制的前海优享依然完成对丹霞生物的收购。

2017年5月,博雅生物披露拟向丹霞生物采购调拨血浆及血浆组分,合同总金额不超过4.02亿元。据查询,当年,博雅生物向丹霞生物支付了1.15亿元的采购预付款。

2018年,博雅生物继续向丹霞生物支付了2.02亿元的预付款。两年时间,丹霞生物未能取得《药品GMP证书》,博雅生物也未能采购到血浆。

2019年4月,在前期支付了3亿多元预付款且未获得血浆的情况下,博雅生物与丹霞生物终止了前期合同,同时签订了一份新合同,约定博雅生物向丹霞生物采购不超过500吨的原料血浆,采购价格不超过165万元/吨,合同金额不超过8.25亿元。

2019年,博雅生物向丹霞生物支付了5亿元预付款,仍然未能获得血浆。公告称,2019年8月,丹霞生物获得《药品GMP证书》,恢复正常经营。

据博雅生物2020年半年报,到今年6月底,博雅生物对丹霞生物的预付款余额为8。23亿元,另有20万元的其他应收款。公司对20万元应收款计提了1万元坏账准备,对8。23亿元预付款却完全未计提。

6月29日,深交所对博雅生物下发问询函,要求博雅生物就8.17亿元的采购预付款一事,说明是否构成对博雅广东(丹霞生物)的财务资助或控股股东对公司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是否损害上市公司和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6月30日,博雅生物在问询函的回复中,否认了财务资助一事。

根据此前21世纪经济报道,2017年4月,作为博雅生物控股股东的高特佳集团主导了这项收购,高特佳集团和博雅生物共同成立产业基金,斥资45亿元收购博雅广东(丹霞生物)。按照接近高特佳集团董事长蔡达建人士透露,45个亿的资金构成中,除了上市公司博雅生物出资5000万元,其他资金构成中,高特佳集团运用了大量金融机构等资金。保住博雅广东,对于高特佳集团的资金链安全至关重要。按照该人士提供的多项合同原件、相关协议,蔡达建是这项并购重组的关键人物。

此外,据上海证券报报道,在券商人士看来,博雅生物宣告上市公司无实控人,或是为了逃避责任,譬如与丹霞生物不正常关联交易可能带来的损失。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监管部门还否决了博雅生物的一笔收购交易。

此前,博雅生物拟以7。78亿元购买疫苗制品公司罗益(无锡)生物制药有限责任公司48。87%股权,其中两个交易对手就是高特佳集团下属公司管理的基金。

今年2月份,监管部门以申请文件未充分披露标的资产报告期业绩大幅增长的原因和合理性,以及未充分披露业绩预测依据的合理性为原因,进行了否决。

随着蔡达建“事件”的不断发酵,蔡达建一手打造的高特佳集团过往经营操作将会被不断揭开。与之有关联关系的博雅生物,也将面临资本市场投资者的持续拷问。

(钛媒体编辑武枫叶综合自界面、21经济、上海证券报、中国基金报、自媒体“德林社”)

延伸阅读

  • 冲刺科创板IPO获受理 京东数科拟募资200亿元
  • 贾跃亭被终身禁入证券市场 其债务处理小组:他不会逃避责任
  • 20万买入亏7万卖出 乳山海景房持有11年终找到人接手

本文来源:钛媒体

21小时前